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
> 星小风采 > 教师随笔
让他睡会
发布日期:2018-09-13 字号:[ ]

他和我只说了两句半话。
第一句,我实在太困了,不能再干了随便给我找个地方,让我靠两个小时。
在说完第一句的时候,我想过办公场所怎么可以安排他睡觉的地方呢?
第二句,门卫有个床,可是保安不让我在那睡。
说完眼巴巴地看着我,语气还算是商量,眼神却透着哀求。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沙发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就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吧。他赶紧道谢,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办公呢?却又生怕我改了决定似地,边向沙发靠近边解纽扣。
第三句是半句,他躺下来的时候,嘟嚷了一句,要知道是这样,我就不会答应......总来这里了,钱真.....不好挣。好像不是对我说的,我也没听清。
刚要跟他交待些什么,已听到他轻微的呼噜声了。
三分钟之后,呼噜声粗重起来,还有断断续续的呼吸不畅。我就后悔,如果这人因为太困,一睡再不起,我会不会惹上什么官司或是赔钱什么的?我这样和那些伸手扶人反遭讹的几出一辙啊!如果突然有上级来访,又怎么解释?如果,如果,算了,先让他睡会吧。
忽然想起去世多年的父亲,在我还很小的时候,不顾全家所有人的劝阻,收留一个“抖抖病”的讨饭人在家里的堂屋里铺下地铺。全村人都不愿收留这人,为什么单单我家要收留这人?明天早晨起床的时候,我们会不会也被“过”上了抖抖病?直到第二天,那个讨饭人颤微微地走出我家,全家人才释了一口气。
现在想来,对父亲的一股敬佩直冲门顶,耿直热肠的父亲根本没有为“留不留”纠结过,显示出中国农民的豁达和坦荡。今天我也很自豪,因为我也走上父亲曾经走过的路,尽管心里打过无数个小九九,尽管那个思考的过程很自私和卑鄙。
我悄悄给他盖上我的薄被,轻轻地关上门,不是为他的呼噜扰了我的宁静;而是想留片刻的安静给他、给我和我的身后。

苏ICP备09075768号 版权所有:南京市浦口区星甸小学 技术支持:南京丹书科技有限公司